2014年6月8日星期日

我的緬甸龍激Longyi

現在是早上 6:00,我要從緬甸的浦甘Bagan搭螺旋飛機去茵萊湖Inle Lake,我好開心,而且可以看見飛機的螺旋槳,像竹蜻蜓。最喜歡起飛時的衝刺,越跑越快,然後突然抬頭往上拉,比電梯快多了。從來沒有在一次的旅行之中搭過這麼多次的飛機,台北到香港、香港到仰光、仰光到Bagan、Bagan到Inle Lake、Inle Lake到仰光、仰光到香港、香港到台北,一共 7次,我都要坐靠窗的位子。

我來緬甸已經 3天了,第一天在仰光時,熱呆了,非常不耐煩,我想如果我也像緬甸人這樣圍一塊布,應該會很涼爽吧?今天下飛機後,想請媽幫我買一件Longyi。



下飛機後,要到Inle Lake岸邊搭船才能到我們住的蓋在湖上的飯店,到碼頭前,正好經過一個市集,我們馬上去找了Longyi,原來那是一塊圓桶狀的布,腳要先跨進圓筒裡,然後才可以穿上Longyi。



不到10秒我的Longyi就鬆了,老闆馬上出來教我綁。走著走著,不到1分鐘又鬆了。我開始覺得不太妙,我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Longyi的綁法。



不過,無論如何,先到茶室脫下我的牛仔褲,再喝杯緬甸奶茶。穿上Longyi真的很涼爽,我很喜歡,我決定要每天穿著它。



一路上我尖叫很多次,因為Longyi不停地鬆脫,我還不會綁,媽媽幫我、爸爸幫我、姊姊也幫我,沒有人真的可以綁緊,後面那位穿藍色襯衫的大叔很好心,揮手要我過去,幫我綁緊。



大叔幫我穿好後,我馬上鬆開,研究一下是怎麼綁的?



我重複了兩次,姊姊也很認真的幫我學,我試著自己綁兩次,我終於會了。



我自由了,可以隨時隨地自己重新綁緊Longyi,我們去看一個有很多位老奶奶用織布機織布的地方,我以前在幼稚園也用過小的織布機,記得我還織過卑南族的黃紅兩色背心,我很喜歡織布。織布機神奇的地方是有一個像火箭一樣的東西帶著線左右跑,慢慢地就會把線織成部。那東西叫梭子,“穿梭”的意思就是像梭子一樣穿過來,穿過去。



後來姊姊也想穿Longyi,她正在學習女生的穿法。男生女生穿法是不一樣的。而我,Longyi越穿越短了,我喜歡短的。



我們都是緬甸人了。



我和姐姐每天都穿著Longyi 一起玩,我們好開心,在Inle Lake不管去哪裡都只能搭船,就算你想去隔壁鄰居家,也是要划船去,偶爾遇到賣東西的人也是划船過來。姐姐說新疆草原上的遊牧民族,到哪都得騎馬,每個人隨身都帶著馬鞭。



賣椰子、香蕉、草帽的船攤。



原來女生裙子被吹起來就是這樣,我只覺得很涼,姐姐卻一直尖叫。



我們一起逛市集,買小筆記本、買草帽。



一起坐在很多寶塔前看剛才買的筆記本。



看人怎麼做刀子和剪刀,原來鐵真的是要用打的,一錘一錘的打。



想休息就坐在攤子上喝奶茶,我很喜歡緬甸奶茶的甜味,超多煉奶,超甜,很好喝。



老闆正在做四杯奶茶。



我媽很喜歡這煮茶的茶壺。



老奶奶坐在地上用鐵鍋煎餅,我媽又喜歡上那煎餅的鐵鍋。



我們買了一片去配奶茶,很好吃。



也一起看了長頸族的阿姨織布,不知道他們假如看見我們城市的阿姨穿高跟鞋走路會不會也覺得奇怪。不過,當阿姨抬頭用中文問我: "你幾歲?"時,我真的嚇了一大跳。



一起捲煙草,這裡正在製作緬甸雪茄,這個姐姐每分鐘就可以捲兩支,一天可以捲一千多支。可是他們好像大部分時間都在聊天,有客人上門才開始捲。



我媽很喜歡煙草裡anise 的味道,我捲了兩支原味雪茄,我想帶回台北送給常抽雪茄的阿姨和鐵匠叔叔。



一起在湖上遇到大風雨,前方左邊的雲霧裡,就是我們要回家的方向,爸爸說,那就是雨。



我們快要進入大風雨裡面,我們覺得很好玩很刺激,進去後,風雨很大,我們都自己撐傘,我觀察雨水的方向,我叫姊姊把雨傘往前檔,姊姊要我帶上草帽,往後斜,這樣我們就不會被淋濕了。



雖然下雨,有點冷,捕魚的人還是穿上雨衣在工作。



一起走了很多路。



一起玩打彈弓。聽說彈弓是農人要趕走小鳥用的,到處都有在賣彈弓,真的有那麼多鳥要趕?



一起看到海市唇樓,爸說是距離夠遠,角度夠平,產生光影的折射。



我好喜歡Inle Lake,有機會可以練一練單腳划船,像練體操。



這裡就是我們要離開Inle Lake的碼頭了,我已經開始懷念我們住的房間,我希望我們還可以再來。



我現在可以很熟練地在10秒內自己綁好Longyi。



然後我還可以自己變化成短裙。在仰光看到很多踢藤球的人,很厲害,他們也是這樣將Longyi穿成短褲的樣子,我也有買了一棵藤球,但是,踢了腳很痛。總之,我很喜歡我的Longyi。


本文是他的媽用他的第一人稱闡述他的觀點。

2014年6月5日星期四

旅行的願望


爸媽在決定去緬甸後,就一直問我和弟弟要不要請假一起去,剛開始我們都拒絕了,因為在大家上課的時候請假,有怪怪的感覺,而且學校有好多事,不過,經過一個星期之後,我和弟弟就動搖了,我們不想錯過一家四個人可以在一起的機會,還是一起去好了。


出發之前,媽買了兩本緬甸的書,爸給我們看了盧貝松拍的電影 The Lady 翁山蘇姬。做了一點緬甸的功課之後,早餐吃一碗魚米粉mohinga 成了我去緬甸第一個願望。



 
在仰光的翁山市場旁的走廊上吃,人坐在矮凳上,高椅子就成了桌子。這家的mohinga是魚清湯做的。



在仰光路邊吃。根本沒有桌子,只能端在手上吃,不過,幸好緬甸的湯米粉份量都超少的,雖然很燙,還是可以端得住碗,這家的mohinga是帶點香料有點辣,濁濁的高湯。



在浦甘Bagan的娘烏市場裡吃,又是完全不一樣,這一碗是雞肉的,沒有一碗湯米粉有相同的味道。



這是茵萊湖Inle Lake的湯米粉,自己加進切碎的香草、檸檬汁、辣椒,還配大片的魚餅,超滿意的。



在家裡看完 The Lady 後,弟弟很害怕,一直問媽,軍政府的奈溫將軍是不是還活著?如果還活著,他就不敢去緬甸了。我們上網查奈溫將軍,幸好他已經不在人間了。

因為電影,在仰光去看看翁山蘇姬的家成了我的第二個願望。緬甸的老百姓對翁山蘇姬說:“你用你的自由來爭取我們的自由” 盧貝松看到這句話,就決定一定要拍這部電影。楊紫瓊演的翁山蘇姬就是站在這個鐵門後面向緬甸人民招手的。回到車上後,我媽一直很懊悔我們沒有看到電影裡的白色房子,可能因為我們有點害怕,當時門口還站了一個人,想到電影裡守在門口的軍人,再加上語言不通,感覺起來真的有點可怕。我們拍完照很快就上車了,經過一番討論後,我們決定6天後回到仰光,要再來一次翁山蘇姬的家,我們真的很想看到那棟白色的房子,連弟弟都很想看。很多同學追星是追五月天,還有Katty Perry,當然還有哈利波特。沒想到我們全家人來緬甸追翁山蘇姬,好刺激。



電影裡翁山蘇姬被軟禁的時候,她有走到水邊,原來那是 Inya Lake,仰光市區裡的一個湖。我們跟司機比手畫腳,他居然懂我們的意思,在大街小巷繞了很久,終於找到湖對岸的角度,真的找到了紅屋頂的白房子,爸爸說,美國的歐巴馬和希拉蕊都有來過這棟房子看真正的翁山蘇姬。好遠啊!我媽說,真可惜,很想像電影裡一樣,那麼靠近翁山蘇姬的家。

然後,我們就去喝緬甸奶茶了,這是我媽的緬甸願望之一。



去逛市集也是我媽的願望之一,這是在浦甘Bagan的市集,超大的市集,很多東西看。小販的秤只是竹子,木頭做的簡單天平,和我之前自然課做的槓桿原理模型也沒差多少,不過我倒沒想到用舊電池來作秤錘。



這一袋袋的水是當地女人用來洗頭髮的,聽說這是會起很多泡泡的,長頭髮的一次用量是一袋,短頭髮一袋可洗2-3次。奶奶說她小時候也會用一些植物來作清潔劑。



生產很多水果,很多攤位都是賣香蕉的,掛滿整個攤位。 還有西瓜、綠檸檬、甘蔗、酸子......



也有可現吃的油炸甜點攤和印度的samosa. 緬甸的左邊隔壁就是印度,難怪到處有奶茶和印度點心。



賣彩色菜籃的,我看到很多緬甸人都提這籃子去市集裝東西,有不同大小。而且後來我們到香港的文明世界,就有路人問說:這麼漂亮的籃子是去哪裡買的?而且看起來很堅固的樣子。我媽很得意地回答:緬甸。



這樹枝是用來保養緬甸女人和小孩皮膚的保養防曬品,直接在石頭上磨出泥,加點水,用刷子刷在臉上,就成了防曬品。



市集裡就有賣緬甸雪茄,這是爸媽的願望,他們的朋友都喜歡,有分原味和含香料 anise 的口味。



他們正在現榨甘蔗汁,這也是媽媽的願望之一,因為之前她看了朋友來過緬甸的相片,就想看看這台擠壓甘蔗的機器,我不知道我媽是不是認真的想買一台回去?這甘蔗汁一定要加一些檸檬一起擠壓,真的很好喝。雖然真的很不衛生,但是,在這麼炎熱的白天,喝一杯檸檬甘蔗汁真的很解渴。



在浦甘Bagan,我們住在伊落瓦底江旁邊,我媽說超酷的,這河水是一路從中國流過來的。



從在台北開始,弟弟就一直說,緬甸住的地方可以游泳吧?如果有,我要去游泳。跳進游泳池是弟弟的願望,不過,在一個只能種植花生、芝麻和各種豆類的乾燥地區游泳,實在是一件很奢侈浪費的事。在浦甘,下午是沒人走在路上的,太熱了,大家都待在房子裡,所以,我們也是等到傍晚才出來游泳,一跳進泳池,竟然是溫水,雖然很失望,但是可以游泳已經很開心了。



旅遊書上說,這是全東南亞最華麗的日落。來這裡看日落是我爸的願望,電影 The Lady 裡第一個鏡頭就是從浦甘Bagan的這個寶塔上拍的,我爸一直在找盧貝松拍的角度,但是從每個角度看都是滿滿的寶塔,於是我爸說,他們一定是清晨拍的。今天是陰天,我們等了一個半小時才等到夕陽冒出來,大部分的遊客都等不到這一刻就離開了,我們想著也許一生就來這麼一次,不管雲層多厚,我們還是等到最後,沒想到,就看到了。



浦甘Bagan是佛教三大遺跡之一,乾燥的黃土地長出兩千多座大大小小的寶塔,很難想像一千多年前這裡曾是繁華的首都,有兩萬多座大大小小的寶塔。我爸說,這裡很適合一個人單獨來旅行,來尋找自己或是尋找上帝。



這就是看夕陽的寶塔。上寶塔的時候天還亮著,階梯很陡,我以為看夕陽的地方是很高的,結果只需要走40幾個階梯就可以看到整個浦甘城,照片上正往下走的外國遊客告訴爸爸,這是他今天看到最棒的地方。



路邊就是寶塔。大部分都有800年、1,000年的歷史。我爸問當地人,現在還蓋不蓋寶塔?回答:法律不准了。爸又問,如果法律准許,你們還蓋不蓋?回答:當然蓋。

每到寺廟或是寶塔一定要脫鞋,就算溫度40度還是得光腳走在發熱的土地上,真的很燙。走在路上只有太陽、黃土、馬車、樹、寶塔,我對浦甘印象非常深刻,沒想到世界上會有這樣的地方存在著。



自從來緬甸之後,吃飯前的舉杯成了我們四個人的快樂時光,這個儀式代表著四個人正開心地一起享受吃飯的開始。隔天清早,我們就要離開這個奇妙的地方了。Bagan常常遇到停電,所以,在這裡杯子裡要有冰塊是很困難的,大部分是沒有冰塊的,叫的到冰塊的地方可能要付錢,喝可樂只要是冰的就已經很好了,有一次弟弟問老闆要冰塊,老闆停了一下,才笑笑地說: 沒有。



我媽來之前有先看過Inle Lake的旅館介紹,這是旅館的廚藝教室,也是我的第三個願望:上廚藝課。現在是緬甸旅遊的淡季,六個房間的旅館只有我們一家人,不過,這裡也是另一間旅館的員工訓練中心,旁邊有一棟房子有很多人。這裡也有復育暹邏貓和一些快絕種的湖魚,是個很特別的旅館。



旅館有自己的菜園,不同區域,很多蔬菜,光是Basil就有三種,義大利、泰國、緬甸的,我們後來吃到旅館餐廳的瑪格麗特比薩用的就是今天摘的緬甸Basil,有一種特別的檸檬味,我很喜歡,他們也有加在義大利肉醬麵裡面。



做菜之前,老師會帶我們到不同的菜區摘採蔬菜和香草。我媽說,這感覺就像世界名廚Thomas Keller的菜園。



還要仔細找肥美一點的蔬菜。



不能多摘,摘夠吃的量就好,這是要做炒蔬菜的菜葉。



弟弟正在摘當地的Basil,那是我很喜歡的味道。



摘長豆子。



在戶外洗菜。

老師說我們今天的菜色是來自於他的祖母,番茄沙拉、馬鈴薯蔬菜湯、湖魚咖哩和炒蔬菜。這堂課至少要兩個人上課才開得成。老師說,旅館的食物、用品、衣物都是來自於這附近不同的部落,魚也是隔壁村子的人早上捕來的,老師說我們繳的學費是要回餽給地方,所以很謝謝我們對這些事情的支持。



很快地,我們就開始準備了。老師要我們切馬鈴薯、長豆、葉菜、茄子、大蒜、香草、醃魚...



我和弟弟各做自己的 4道菜色,很好玩。



弟弟正在倒炒魚咖哩之前的大蒜,被油噴到會有點刺刺的。



這是番茄沙拉,看起來很不起眼,但是,真的很好吃啊。老師說炸魚和拌沙拉都是用純的花生油,超香。



弟弟比我還開心。



每道菜做完之後都會馬上試吃。



弟弟總是豎起大拇指說:Very Good.



超好玩的,老師送給我們白圍裙、擦手布和食譜。



旅館裡還有我從小就夢想要有的蚊帳,是我意外得到的夢想成真,我好喜歡這裡,這可是沒有冷氣的旅館,晚上只吹電扇;每個房間都有一塊太陽能板,讓房間有熱水可以使用;房間裡有一副望遠鏡給我們賞鳥,Inle Lake有很多保育的鳥;清晨時還會從遠處傳來僧侶誦經的歌聲,很酷,根本不想離開這裡。



緬甸的宗教氣氛很濃,這裡有很多寶塔,每個寶塔都有捐贈人的名字,不只有緬甸人,我們還有看到法國人的、美國加州人寫著: 給我已逝去的父母親、德國人的,還有看到中國人的捐贈,這裡很靠近天的感覺。

安靜的午後,這個寶塔區成了我爸媽最喜歡的地方,

影片裡寶塔上的鈴聲和鳥的歌聲,我爸說:有種出神的感覺。



緬甸的現場製作手工剪刀。

回到學校,我的同學沒人有興趣問我緬甸好不好玩,連我想要告訴我的好朋友緬甸的事,她都不想聽,我們在市集選了手工打造的剪刀(其實這個國家好像所有的東西都是手工打造的)要送給我的好朋友,她說死都不要。反正我覺得緬甸真的很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