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16日 星期日

給父親的禮物_帕瑪森乾酪, 九層塔與松子醬 + 有機義大利麵


在高雄的二哥向我訂一批醬與糖漬綜合柑橘皮送給他在新竹的客戶, 讓我想到也住在高雄的父親, 已經很久都沒給過父親東西了, 於是準備了帕瑪森乾酪, 九層塔與松子醬 配 一包有機義大利麵寄給父親!

想起大學畢業後, 曾在陽明山竹子湖住過一年, 父親與母親很正式地第一次到台北看我(大學四年, 他們從沒來過台北看我), 我幫他們拍了一些在竹子湖散步的黑白相片, 並在真正的暗房沖洗相片, 仔細認真地在暗房中找出合適的曝光與明暗反差. 後來回家, 他們竟然還用相框將相片放在裡面, 我並沒有告訴他們, 我花了多少時間與精神在這幾張相片上, 見他們珍惜的樣子, 我內心竊喜! 這應該也是第一次給父母親一些什麼, "一些什麼", 因為這也不是禮物, 只是一點心意而已, 但是, 這一點點不難的心意, 對父母親來說, 他們馬上接受並且將子女的一點點放大一千萬倍!

想起那次在台北街頭牽著母親的手正在走斑馬線時, 母親說: 妳現在什麼也沒有, 妳唯一真正擁有的只是這輛車(註一), 而且還是爸爸買的! ......
(註一)當時買的車是迷你奧斯丁二手車, 就是英國的豆豆先生開的那款車!

小時候家裡自己生產油漆, 洋干漆..., 自己在店裡賣也批貨給別的油漆店或五金行, 印象中, 常常不知道父親在哪裡, 永遠只有母親和製作油漆並裝罐的阿桑在家, 阿桑還要幫忙送貨, 偶爾聽到父親去日本, 父親去美國, 父親去南美洲, 家裡的文具和衣服偶爾會出現一些舶來品, 長大後有天問父親, 我記得你以前是不是和二姑丈(曾是議員)去過巴黎? 父親說: 對! 那時候沒錢, 還跟別人借錢和二姑丈帶少棒隊到歐洲, 因為我想機會難得, 我就借錢去了! 我很吃驚, 心想: 原來你也是這種人! 原來自己多年來常做些有罪惡感的事, 總算可以找到藉口, 原來是遺傳的!

帶父親吃 Häagen-Dazs, 就告訴他, 這是世界上最貴的冰淇淋! 喝麝香咖啡, 就告訴他, 這是從麝香貓的大便檢出來的咖啡豆, 非常稀有; 吃桃源街牛肉麵, 就告訴他, 這是全台北最好吃的牛肉麵; 吃天香樓, 就告訴他, 這是全台北最好的杭州菜, 而且比在杭州的天香樓還好吃... 只要給他一句話, 他很快就買單也很高興自己從女兒口中聽到這些話, 因為女兒這些行徑也都是他年輕時候的翻版!

嗯! 只能說: 有其父必有其女! 遺傳好像不一定都是忠孝仁愛四維八德的事, 這些愛慕虛榮貪圖享受的小奸小惡也是父女之間改變不了的一脈相傳!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你也有開過老MINI喔~
呵呵~我陷再也有一台說.....
那你車呢?
DIDI

miao 提到...

didi,
當年開austin mini 持續很多年, 最後兩年簡直花錢如流水, 平均每個月要上萬塊的維修費, 最令人痛苦的是夏天時光, 開車如同洗三溫暖, 應該比騎摩托車曬太陽還熱吧! 而且有次從陽明山仰德大道下坡時, 還煞車失靈! 再加上它常常讓我拋錨在馬路上, 雖然我還是喜歡它, 尤其忘不了深藍色的austin mini停在英國森林的電影畫面, 但,身旁的人反而比我更抓狂,後來換車了, 到標緻看206, 就喜歡206cc; 到福斯看lupo, 就喜歡beetle...

後來, 用4萬元賣給新車的sales, 而這已經是7年前的事了...

想起一個朋友當年從日本京都學習茶道回台北, 朋友好心借他一量黑色的austin mini, 核桃木方向盤, 改過皮椅, 改過照後鏡, 當年是非常拉風的mini.

還車前, 他很有禮貌地加滿油, 順便電動洗車一下, 當一進入洗車道開始噴水時, 在車裡的他的臉也開始被水濺到, 車頂漏水, 車門縫漏水, 整個austin mini車內全濕...
真令人忍不住狂笑!

挺懷念那段往日時光...
miao

玩銀工房 提到...

我喜歡這篇!
雖然感覺是幫你自己找個〝開錢〞的好藉口...算了,原諒你。

miao 提到...

既然得到原諒, 就給我一張北非摩洛哥的來回機票吧! 但願將來2號小孩不會些出"有其母必有其子"的話, 成為真正有用的人類!
miao